您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正文
加强国际合作 实现趋利避害
2018-12-07 00:00

   “在一个相互依赖越来越强的变化的世界里,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要继续在全球化进程中防范风险、趋利避害,还要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国际协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12月5日在2018年北京金融安全论坛上如此表示。

   回顾过去几十年,大概每过十年左右就有一次全球性的、有影响的金融危机。20世纪80年代的拉美危机、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

   “经过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的十年,全球经济经过深度调整,近几年美国经济达到一个新的高峰,但全球经济增长很不均衡,格局在分化,风险也在积累,比如债务总额比2008年爆发危机的时候增长了一倍。前一段时间,一些新兴经济体的汇率出现大幅度下跌。”隆国强称,一方面全球经济在恢复性增长,稳中略有趋缓,金融风险的因素也在积累,在复杂变化的国际环境下,中国下一步开放怎么办?

   在他看来,要坚定不移地扩大开放,也要树立底线思维。世界银行曾评估“中国是全球化进程中少数几个获益较多的发展中经济体”,肯定了中国在开放中取得的巨大成就。实际上在全球化进程中有很多经济体特别是发展中经济体可能获益不多,或者甚至未得其利先受其害。但不开放的代价是很高的,开放带来的受益是慢慢积累的,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方向不能动摇。中国今年的金融开放有了重大举措,还举办了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批准设立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我们要想在全球化进程中趋利避害,关键在于自己要有一个正确的开放战略。”

   未来怎么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来服务于国家的高质量发展就变成了新时代对外开放战略要思考的问题。

   隆国强表示,在全球化进程中我们要趋利避害、防范风险,根本上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调整我们的开放战略,促进我国参与全球竞争新优势的形成,同时要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体系,防范外部金融风险和内部金融风险形成联动、形成共振,真正取得打好三大攻坚战其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一战役的胜利。

   “在全球化进程中要防范金融风险,还要加强国际合作和国际协调。”隆国强认为,有一类开放的风险是传染式的风险,经济繁荣的时候资金大量流入,外部出现风吹草动的时候资金就快速撤出。1998年泰国的金融危机就是这样发生的,繁荣的时候股市、房市都很繁荣,资金一撤“泡沫”就破灭了。

   现在世界联系得愈加密切,相互之间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在他看来,这种影响有好的影响,但是也有不好的影响,有的时候是不经意的,比如美联储一加息,美国的货币政策走向所谓“正常化”,然后资金就开始从一些新兴经济体流出,新兴经济体就面临着巨大压力,因为资本流出会导致汇率贬值或资本市场出现动荡等。“所以说在一个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彼此联系密切的国际环境下,国际的协调合作就变得日益重要。”

   前不久,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隆国强表示,现在强调要加强国家之间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包括G20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它是当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以后应运而生的,大家要同舟共济,通过合作、协商来应对危机,现在眼前危机已经没有了,G20为何一直能够持续下来?

   “因为各国发现在防范风险方面,不仅是事后救助,在事前防范方面,国际合作和协调也是十分重要的。”他说,原有的机制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本身就有防范金融风险的职能,现在有了G20平台,“怎么把这些平台都用好,加强国家之间宏观政策的协调,加强监管政策的协调和监管能力的建设,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当前正面临着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重构的时期,很多国家认识到,以WTO为代表的全球治理体系,不适应全球经济带来的新要求,各国都认识到改革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是怎么改革尚没有共识。

   隆国强表示,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重构的进程中,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大国怎么能够在全球利益和自身利益有机结合的基础上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积极参与到全球治理体系里面去,同样也需要加强国际合作。

作者:记者 刘慧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8年12月07日 
【关闭窗口】